欢迎光临在线玩捕鱼游戏

宽窄巷子 白夜的诗句

车载饰品 2020-05-09 06:513948捕鱼游戏捕鱼游戏

宽窄巷子的清晨。

宽窄巷子,大城里的老城。

酒吧里的歌手。

闲适的退休大爷。

勤劳的小摊主。

专注的银匠。

人流如织的宽窄巷子。

□冯晖文/图

本地人对本地景点往往兴趣不大,见惯不惊,缺乏新鲜感。宽窄巷子改造后成为成都一景,我每次去也都是走马观花。

无意间,翻看本地诗人翟永明的《白夜谭》,知道女诗人在宽窄巷子开了一家叫 白夜 的酒吧。对于酒吧和诗歌我都是外行,但却很想知道诗人能把酒吧开成什么样。

杨婆婆的缝纫摊

仲夏,为了避开熙熙攘攘的游客,我一大早就钻进老满城的巷子里。阳光刚刚爬上如鱼鳞般的屋顶和西侧造型各异的门头,黝黑发亮的石板路上老年人带着孩子匆匆忙忙赶往学校,商贩推着小四轮平板车 哐当、哐当 地给餐馆运送一包一包的新鲜蔬菜,清洁工打扫街头落叶,一群施工人员忙着疏通地下的管道,他们都要赶在第一波游客高峰来临之前把巷子收拾妥帖,亮出这城市的漂亮名片。

来自安岳的陈师傅起得更早。不大的铺面租金虽然每月高达10万元,但这本地特色小吃摊一天的营业额轻轻松松破万元,不说别的,光是那满桌子简简单单的凉粉每天都可以轻轻松松卖上一两百碗。

张采芹故居黑漆漆的大门半掩,规划局退休职工谢大爷一大早就坐在门外竹椅上,一只小花猫在脚边蹿上跳下。早饭前一杆叶子烟,是老人家多年的习惯。整个白天,他会在门口摆一个小摊,慢慢悠悠地摆卖些自己感兴趣的东西,做生意不图赚钱,权当休闲。

窄巷子旁边是井巷子。在成都28中教师宿舍门口,杨婆婆摆了个小摊,一部老式缝纫机和一台机械式指针体重秤就是老人的全部装备。因为在宽窄巷子改造前就在这里摆摊多年,文旅集团给予特别关照,她是整个宽窄巷子唯一不用交管理费的路边商贩。

与诗人的文字会面

傍晚,天气渐渐凉爽,街灯和晚霞给街道涂抹上迷人的色彩,光影也多了一些变化。星巴克咖啡小楼上对开木窗透着灯光点点,它是进驻这里的唯一一家洋品牌连锁店。独辟蹊径,我悄悄登上三楼露台俯瞰夜幕下难得一见的街景。历经2000多年,城名未改、城址不变的成都,此时渐渐展现它厚重与悠长的一面。

恺庐有宽巷子最气派的门头。羊角是生活在这条街上的旗人后代,许多人不知道,那难以辨认的 恺庐 二字其实就是捕鱼游戏他用钟鼎文书写的。在小院深处,是这位四川音乐学院退休老师自家老宅改建的小茶铺,院子后面有一段老墙,年代久远。

诗人李亚伟的餐馆叫 香积厨 ,在宽巷子18号,据说黄焖羊肉味道不错。作家石光华的川菜馆在窄巷子,取名 上席 。隔壁窄巷子32号,就是诗人翟永明的白夜酒吧。

Copyright © 2020 在线玩捕鱼游戏 版权所有